AM 8,貓的哀嚎和基礎體溫計的鬧鐘,一樣準時。

起身,餵貓、刷牙洗臉、清貓砂、拆被套床單。
趁洗衣機上工的一個半小時,先倒水管、馬通疏通劑保養管,

人穿梭在待洗的二間浴室、廚房、擦桌椅 / 百葉窗 / 櫥櫃、洗貓碗 / 小瀑布之間,
還有,手忙腳亂的使勁兒
吸地板、拖地板……
完成後,剛剛好趕上洗衣機的鳴笛聲。

洗好的床單、被單,披掛在太陽下。
該去裝桶熱水,緩緩倒入二個馬桶、二座洗手台,
看住順暢的水流漩渦,心情超好。

最後,剩下滿身汗水、頭髮都黏在臉上的自己。
梳洗完,替透氣好一陣子的床鋪換上乾淨床組。

42 坪,扣除偷懶的儲藏室、鮮少使用的父母房。
每週一、五的打掃,得整整忙上二個小時,才能坐下歇腿喘氣。

事情還沒完!
灌下一大杯水,趕緊收拾印章、存摺往銀行跑,
換人民幣,順便繳貸款。
誰說,家庭主婦很輕鬆?

原本,不是這樣的~
起因,三年多前不想分隔二地,
我花了 30 秒決定辭掉在台北的工作、搬來新竹。
原因只是:男人當時在新竹的薪水,多了一萬元。

哪知道,文人在理工城生存大不易,
莫名其妙地,我變成了 SOHO
靠胸口碎大石那二招,每月攢個萬把塊貼補水電瓦斯費。

男人,成為這個家的主要經濟體。
不用仰他鼻息吃飯過日子,我皮卻也繃的
二個人的家庭,垃圾是一個人的 2 倍,
待洗衣物是一個人的 2 倍、吃頓飯要用的碗盤是一個人的 N 倍。

一間屋子,睜開眼得做的事情就這麼多,
你看我、我看妳,髒亂也不會憑空消失。

剛搬來頭二個月的某一天,
男人見我在打掃,主動說要去擦玻璃。(大誤:我家玻璃有點多)
沒一會兒喘吁吁的問我,

    「妳…每次……打…掃都….這樣……擦」
   
「是呀!」 ,我頭也不回地回答。
   
「………這…這樣擦會死人!」 ,男人一臉吃驚。
    
「把毛巾給我,你去休息」 ,我語氣冷靜的可怕,默默把事情做完。

現在想想,那時氣生的無聊。

這幾年,心態調適了很多。
刻意選週末前的星期五,為固定打掃日
目的是,想讓男人踏入潔淨的屋子徹底放鬆。

掃除時間又多排了星期一,
快速整理週末二天耗在屋子裡的髒亂。
男人不在家 = 不礙事,搬出標準作業流程 SOP,清掃倒也快速又輕鬆。

越發俐落的身手,是我這幾年得到的 " 收穫 " 之一。
做的甘願,緩和了我與男人之間 " 為了家 " 的不少紛爭。

到底誰該做?誰做的比較多?

首先,我不認為該跟你心愛的人計較。
誰有力氣、誰動作快自然多做一點,既然都無法逃避,早點完成
一起沖個涼,手牽手散步出門逛夜市,不是很好嗎?

再來,有失有得吧?

我,不用早起趕車上班、面對討人厭的老闆、勾心鬥角沒事亂放屁的同事。
卻得在家照顧六貓、洗衣煮飯、打掃環境,
記得所有帳單的繳費期限,確保帳戶有足夠的錢可以扣款,
沒事還要去大賣場廝殺,像扛瓦斯的去寵物店搬貓砂等備品回家。

男人,早上八點半開始團團轉,月正當中才疲憊回家。
錢,他賺。
但是,除了賺錢之外的事情,他都不用管。
連男人他媽、他家、他叔伯阿姨、他表兄弟妹的大小事,問我還比較快。

     「老婆,剪刀在哪?」
    
「書房電腦桌左手邊的小整理盒第三層抽屜。」
    
「老婆,沒有衛生紙了!」
    
「我去儲藏室拿,你乖乖在裡面別亂跑。」
    
「老婆,我媽說星期六要吃飯。」
    
「我已經跟大嫂約好了!你只要負責吃。」

.
.
這和世界上所有的事情一樣,
我們都獲得了什麼,同時也失去了什麼。

算盤怎麼打才精?
二個人開心、甘願就好,不是嗎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QueenIR 的頭像
QueenIR

皇后 ♕ 馬戲團

Queen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