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滾,白麵條下鍋。
醬油、辣椒、醋、一匙沙茶醬、些許蔥末。
起鍋,迅速拌勻。
沙茶乾麵,30 歲生日我給自己的第一餐。

如果沒有你、妳,還有你。
我應該也只吃的起沙茶乾麵?!
紅花三井…,別說遙不可及,
為了溫飽,哪有閒情逸致看雜書,又怎能了解有錢人的奢侈口福?

叛逆的十來歲,算命鐵口直斷。

    「妳,一輩子的財富都來自於男人。」

 (大驚) 言下之意,是要我去躺住賺?

喝了口濃茶、潤了潤唇,算命仙不疾不徐地補上…

     「男人的意思,是指父親、兄長,跟丈夫。」
    
「妳不太需要自己賺,他們自然會提供妳花用。」

 嘴上嘟囔, 「我可以靠自己呀!」
雖不至臉紅脖子粗,卻也理直氣壯。

懵懂的年少,哪曉得這根本是求之不得的好命。

國一那年,很民謠的美女老師。
微涼午後,丟了一個很幼稚的問題。

      「長大之後,你想做什麼?」

 幼稚園不是畫過? 不然,作文題目早就寫到了。
儘管一臉不屑,大夥也不敢造次乖乖依序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 「太空人、總統、諾貝爾獎得主、醫生…」

諸如此類,制式又光耀門楣的答案,
在一連串阿祖從墳墓裡爬出來拍手叫好的回答之後,

       「我想…當個快樂的自己。」

莫名其妙,從一個白淨斯文的男生口中說來,
哄堂大笑的聲音迴盪在教室,至今都很難忘。
大夥認為,這加拿大回來的轉學生八成中文不好,才會說出這麼荒謬無稽的答案。

自己,不就是自己嗎?

這幾年,我慢慢懂了那個午後,
老師站在講台欲言又止的眼神,和那抹不動掛在嘴邊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只要你快樂的做自己。」
當男人堅定地說出這句話,當下我就決定嫁給他。
和鑽石、豪宅、金磚金塊相比,這句話說到心坎兒裡。
( 當然,有鑽石、豪宅、金磚金塊更好 )

在念書的時候,菜爸跟我說

          「念不下去就去睡覺,睡飽也很好。」

出社會工作的時候,菜爸跟我說

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在外面過的不好,就回家吧!」

求學、工作,我一直都過的很開心。
( 太開心了,書也沒念好、工作也沒啥長進。)

婚後,男人家裡多少有點聲音,希望我轉職,替男人分擔養家重擔。

男人跳出來一肩扛,只說了句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我要她快樂的做自己。」

幾次之後,男人的父母大概也只能幹在心裡,消弭了這個話題。
( 話題轉到生孩子。閒閒在家幹嘛不生?! )

養貓、SOHO 接案寫點什麼,賺個萬把塊。
原形畢露,我和婚前一樣開心又自在。
某天驚見男人疲憊神情,心頭一震滿是不捨。
男人卻只問我: 「你快樂嗎?」

今天跟往年一樣,好多人祝我“ 生日快樂“
沒錯,我很快樂。
和 20 幾歲徹夜的狂歡不同,獨自在家淺嚐平靜的幸福。

感謝菜爸、菜媽給我對稱的五官、沒啥煩惱的生活…。
感謝男人,願意接手菜爸的任務,給我遮風避雨的家和無虞的日子。

碗底漸空,胃和心一樣滿足。
我明白,30 歲的我從來都不是自己的。
有你們,才有這 30 年的日子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QueenIR 的頭像
QueenIR

皇后 ♕ 馬戲團

Queen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